关于蒙克,我们所不知道的10件事

2021-12-04 11:26 新浪收藏
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
咪乐|直播|间下载安装 不过唯一的遗憾就是,老款搭载的是第七代酷睿处理器。

  来源:挪威蒙克博物馆

  关于爱德华 · 蒙克

  你所不知道的10件事

  从文字、信件与笔记中“扒”出来的

  个人想法、性格特质与人际关系

  蒙克——用现在的话来讲——轻微技术宅,重度自拍狂,三分暴躁四分讥笑两分漫不经心,一个食素、爱狗、容易上头、不时斗殴的硬核男人。

  HE DIDN’T ALWAYS 

  TAKE CARE OF HIS ART

  01、他也不总是关心自己的艺术

  在蒙克位于埃克利(Ekely)的大别墅里,画作、工具和书籍散落一地。不少作品甚至就存放在室外——在蒙克的版画和绘画作品中都曾发现人类和狗狗的脚(爪)印。直到今天,他的几幅画作还残留着浸水、鸟粪和烛蜡的痕迹。

  放在?sg?rdstrand花园里的画作《Bathing Young Men》。Photo ? Munchmuseet

  当奥斯陆市在1944年蒙克去世后接收其艺术作品遗赠时,人们从一个融化的大雪球里找到了画作《雪中的工人》(1913-15)的残片。

  HE “INVENTED” THE CELL PHONE

  02、 他“发明”了手机

  好吧,至少他提出过这个概念。

  在给他的朋友、丹麦画家延斯·威卢姆森的一封书信中,蒙克写道:“如果我拥有一个可随身携带的小型远程电话——尽管它还未被发明,你早就收到我的消息了。”

  蒙克对技术上的新玩意的确兴趣浓厚,他有一台胶片摄影机、一台录音机、一台相机、一部电话和一台收音机。

  爱德华·蒙克:戴帽子的侧脸自拍,1930年,于埃克利冬季工作室的台阶上。Photo ? Munchmuseet

  HE WAS ENVIOUS OF GUSTAV VIGELAND

  03、他嫉妒古斯塔夫·维格兰

  尽管在蒙克在国外“实红”,但在挪威,他对自己的竞争对手——雕塑家古斯塔夫·维格兰心怀妒忌,尤其是在奥斯陆维格兰雕塑公园开工以后。蒙克曾在笔记中对比了双方获得的公共资金支持:“我们读到维格兰获得了数百万美元,所谓的’赠礼’。对于艺术界和这个国家而言,我的作品与他的同等重要,它们也需要大量的空间与资金来实施与分享。”

  在另一条笔记中,蒙克写道:“是的,人是不同的。看看我们是如何吹捧维格兰的吧。哪怕他吐了一口唾沫,我们也会收在金器里。”

  Edvard Munch: Jealousy。 Oil on canvas, 1913。 Photo ? Munchmuseet

  在蒙克的信件和笔记本里能找到不少好玩的“金句”。其中一些已经数字化并向公众开放→https://emunch.no/english.xhtml

  HE EVENTUALLY BECAME A VEGETARIAN

  04、 他最终成为了素食者

  准确来说,是“鱼素主义者”——蒙克晚年不再吃肉,但还在继续吃鱼。在给朋友 Jens Thiis 的一封信中(可能写于1932-33年),蒙克写道:

  “作为素食主义者的一员,我说:从同类相食中改过来吧!不要再吃你的叔叔阿姨以及眼睛闪闪发光的小兄弟了。而是像小羊那样,吃点百合、铃兰和青草。事实上,你已经是半素食主义者了——干邑白兰地、勃艮第葡萄酒还有香槟,那可都是葡萄的血液。”

  也许这就是蒙克眼中的食肉者?Drawing, 1933。 Photo ? Munchmuseet

  HE DREW CARICATURES OF HIS ENEMIES

  05、 他给讨厌的人画了讽刺漫画

  蒙克爱和那些曾与他同在一个圈子里的艺术家过不去,比如画家Christian Krohg和作家Gunnar Heiber、Sigurd B?dtker,他还对许多艺术评论家感到恼火,尤其是《每日邮报》的评论家。在他的信件和笔记中,蒙克记录下这种挫败感,并为他的敌人们创作了恶意满满的讽刺漫画。

  蒙克年轻时与一个名为“克里斯蒂安尼亚的波西米亚人”艺术圈走得很近,Heiberg和B?dtker也是。在一幅绘于1908年左右的画中,蒙克将这两个人分别画成了一只“猪人”和一只陪在癞蛤蟆身边的消瘦贵宾犬。

Edvard Munch:  Edvard Munch: People and animals。 B?dtker, Heiberg and toad。 Drawing, 1908–09。 Photo ? Munchmuseet

  HE TOOK LOTS OF SELFIES

  06、他是个自拍狂人

  作为一名狂热的摄影师,蒙克留下了大量照片,其中许多是自拍——在自己的画前、床上和花园里,并且大多是侧脸。  

  爱德华·蒙克(Edvard Munch)在花园里的自拍,背景是其冬季工作室,1930 年。

  Photo: Edvard Munch。 ? Munchmuseet

  回复“摄影师蒙克”,探索更多蒙克的照片。 

  HE COULD HAVE A VIOLENT TEMPER

  07、他可能性格暴躁

  蒙克有时也会卷入打斗。他的交战对手包括(但不限于)画家Johannes von Ditten(被蒙克称为强盗)、画家Ludvig Karsten和作家Andreas Haukland。在德国,他的人生险些在手枪决斗中落下帷幕,后来他写道:

  “在白天3次被袭,晚上房间也被拆毁。。。。。。第二天失去意识,和美国医生待在一起。第三天——与德国军官和一名外国的旅馆老板发生冲突——在大厅外用拳头威胁了一名海员。一段小争吵。再一次被拒绝进入。”

  HE OBSESSED OVER MATTER

  08、 他很容易上头

  蒙克发现自己很难从那些恼人的事情中走出来,包括他提到的那些来自税务机关的持续骚扰和干预。

  他对在埃克利的邻居也充满抱怨,并给自己树下了一位新的仇敌——Rolle——隔壁邻居Axel Gunnerud家的狗。就在1920年前后,在这只狗多次撕坏邮递员的裤子并咬伤了蒙克的腿后,艺术家向警方报了案。后来邻居被罚了款,Rolle也被要求戴上嘴套。  

  Edvard Munch: Angry dog。 Watercolour, 1938–43。 Photo ? Munchmuseet

  HE CARED GREATLY ABOUT HIS OWN DOGS

  09、 他很关心自己的狗

  “一位年迈智者的灵魂在他身上安顿了下来”,蒙克曾这样对他的朋友Christian Gierl?ff 描述自己的猎狐梗Fips。

  蒙克旅居国外多年后回到挪威,他的身边总是陪伴着一只或几只狗。Fips也很快找到了伙伴——成熟稳重的戈登蹲猎犬Boy和略显阴沉的圣伯纳犬Bamse(泰迪的挪威语)。蒙克为他的狗画了油画和素描,但最重要的是,是它们陪伴着蒙克。蒙克甚至偶尔会带Boy去看电影,并给他买电影票。 

  Edvard Munch: Munch‘s Dog “Fips”。 Silver Gelatine, 1930。 Photo ? Munchmuseet

  HE WAS A DARING SHOOT

  10。 他是个硬核枪手

  蒙克有好几把用来打靶的手枪,其中一次打靶的结果就是——手指中弹。

  在一张1905年的便条中,他声称自己射飞了画家同事 Ludvig Karsten嘴里叼着的香烟。“Karsten表现地十分英勇,至于我,简直疯了。” 

  [蒙克博物馆新馆的筹备工作已进入最后阶段,将于10月22日正式向公众开放。]

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

扫描关注新浪收藏

标签: 蒙克

推荐阅读
关闭评论
新闻排行
高清大图+ 更多
百度